• 小股民的苦乐年华

    2007-06-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5690597.html

    首先报告一个好消息,在熬过了中饭,舍弃了午睡,凑合了晚饭,错过了澡堂时间的今天,我终于写完本科阶段的毕业论文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各位还在与毕业论文拼搏的筒子们加油!

    晚上msn碰到我妈,问了一句“今天股票又跌了吧?”我妈回说:“十年来最惨不忍赌。”我要说的小股民就是我爸妈。老实巴交天生没有横财运的两个人,是几年前不知受哪位好事者的怂恿,去买了三只股票的认购券,开始上了股海的贼船。当时三只股票是白云山、浪奇和东方宾馆。那个时候我们每天吃晚饭就看一下电视上报的股票收市价,看着每天一两块钱的往上涨。由于没有经验,没想着要卖,直到亲戚打电话来提醒才卖掉,卖了差不多是最高价,本金翻了一倍。初战告捷,不亦乐乎。

    开始尝到了甜头,就越陷越深了。之后就没听过什么好消息。我爸每次喜滋滋的夸耀战绩都是赚了两百块什么的。每当这时候我妈就白他一眼,报喜不报忧,输了多少又不见你说,当初你要是如何如何就不至于这样了。我爸反唇相讥,说我妈老是马后炮,事后孔明谁不会当。就这样僵持了10来年,投进去的本钱缩水到原来的一半。我妈开始唠叨说至少要把一半的钱取出来,以后老人生活还有我的读书指不定还要用多少钱。剩下的一半听天由命,怎样就怎样吧。前年我爸打定主意,第二年就斩仓,隐退。

    没想到春风又绿江南岸,就在去年,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股市行情又悄悄地转好了。在上海听到家里打电话来捷报频传,半年后就挽回了损失,且开始略有盈余。放寒假回家,形式一片大好,小叔打电话来说第二天要减仓,爸爸听他的建议,抛掉了不少。没想上升的趋势不可遏止,抛了的股票一个劲地往上窜。爸爸盘算着等我申请出国有消息后,投入一笔资金再战江湖。2月初收到了消息,拿了全奖,全家一下松了口气,没了经济负担,将剩下的资金全部拿去认购即将上市的兴业银行。非常幸运的中了,家里非常高兴,把胜利归功于我的运气好,一回家就中了。真是一头雾水,跟我能有什么关系呢?这时妈妈不再提要把钱撤出来了,投入更多的钱进去也是毫无意见,小股民的家庭关系转为基本和睦,偶尔有互相埋怨的情况出现,但原因不再因为是亏钱,而是嫌赚得不够多。

    几个月来股市在动荡中激进攀升,甚至引来外国的关注。大家都在揣摩着什么时候会崩盘,小股民们一次次在风吹草动中的撤退,又在一次次站定,观望后往回跑,擦擦额头的冷汗,心里想着狼还没来。用姨婆的说法,下一次的大牛市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要抓紧时机啊。当年一路往下跌的时候,我想到我辛辛苦苦加班给人看病赚的那些钱就那么打水漂了,心疼啊。

    可是狼终于来了。上个星期政府在某个晚上突然提高印花税,浇得股市透心凉。许多小股民感受到了一朝回到解放前的辛酸。一枕黄粱梦醒了。一回家就听到爸妈在骂政府没信誉,刚刚才保证不会提高印花税,没两天就翻脸。堂堂政府做事情那么偷鸡摸狗。怨恨情绪也连带到了某女部长身上,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捕捉到了一个极丑的神态,我爸逮着就骂,这种农民头都能当部长,就中国才有这种事。

    乐极生悲,否极泰来。小股民们,静静的等待下一个春天的到来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