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婺源——尾声

    2007-04-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5000555.html

    一辆农用车把我们拉到了虹关,这回我坐进了驾驶室。坐在旁边的厦门mm跟我说起在庆源的一座桥上照相,一照完突然跳出来一个老太婆,说那条桥是她搭的,要收钱,没办法,只好给了她一块钱。我一看照片,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河狸风格的桥。mm指着照片愤愤地说:“你看,她洗菜的篮子还放在那里!看到有人来拍照就赶快躲起来。”看来又是一刁民。在虹关瞻仰了千年古樟,树下一片荫凉。想起了庄子里关于有用和无用的思辨。弯曲的树不能作为木材,所以得以生存下来。顶着正午的烈日到田里走了一圈。一颗油菜籽大概飘到了别的田里,如今在一片粉红的野花丛中摇曳着一棵金黄的油菜花,一支独秀。回到农家饭馆12个人一起围坐着吃饭。菜色很丰富,有土鸡汤,红鲤鱼,笋,各种野菜等,就是咸了一些。jeep年龄最小,所以鸡腿归她啃。吃完后司机开始提价了。说送我们到理坑再到清华要200块钱。我们提出的150他死活不肯。后来我们决定坐班车去清华,只付给他从岭脚过来的钱。出发时说好20,现在他改口又要30了。一点半班车来了,我们都准备上车,他终于答应一共收160。

    往理坑的途中也是黄泥路,前面有辆中巴,我们跟在后面,忍受着滚滚黄沙。路上看到一个小姑娘招手想搭车,我们跟司机说可以让她上来,可是这个司机摇摇头,踩大油门开了过去。到了水电站开始有水泥盘山路了。山沟那边的峭壁上一片绿色,偶尔有一两棵杜鹃盛开着娇艳的红花,特别抢眼。这头的山坡上有许多小瀑布。有一处水流大了,洒到车子上,就像过水帘洞。靠车窗的人都兴奋的伸手去接水。理坑又是要买票的。我跟jeep每人一个学生证,外加一学生卡,一行人共买了四张半票。村口就有人问要不要住宿,还跟着我们走,jeep和我本来是准备住在理坑的,可是这些人让我们有点反感了。台湾老先生请了个导游。这个小矮个非常卖力的指点我们应该在哪里照相,而且经常擅自夺过相机帮你照。我可不想让他碰我的相机,走得离他远远的。理坑进村就是一条河,风水应该不错吧。导游带我们去看了几座老房子。其中有两座上面放着棺材,不知是否取升官发财之意。还看了一些高官的宅子,比如说尚书第,司马第。小郑说这个地方有灵气,出了那么多大官。我后来想想,与其说是有灵气,不如说一人得道后,朝中有老乡提携,官场的路平坦了许多。可惜里面格局已经破坏了,空荡荡没有人住,也没有修葺,恢复旧制。墙壁上残留着文革时代的印记。导游让我们猜一扇门上的五个字。从上到下雕了一只公蝙蝠,一对如意,一个寿字,一只母蝙蝠还有一对铜钱。说是“福如寿双全”的意思。看来古人坚信钱权是不分家的。理坑也走得差不多了,我们决定不在这里留宿了,直接去清华。这里澄清一下,婺源有个清华县,跟北京的清华同名。

    在清华找了间小店住宿,然后直奔彩虹桥。木桥本身没什么特别的,倒是河岸与河上的石磴桥挺有意思。本来还有一条青石板古驿道,不知被哪个创意爆棚的部门在道两旁插上了飘飘彩旗,每两步一面。水边的一排树倒映在河中,沐浴在柔和的夕阳里。石磴桥很好玩,一块块石头铺在河里,让人联想起踩着鳄鱼过河的故事。不过还是有点危险,万一重心不稳落下水了,虽然不深,但旁边有瀑布,水流还是挺急的。既然是已开发的景点,游人自然多,而且大家和我一样都很喜欢这些石磴,争着在上面照相。每块石磴就大概30乘30厘米的面积,面对面碰上就麻烦了,可是人们还是照样擦身而过。在我过河的时候前面的人光顾着照相,浑然不知后面的人龙,塞在中间等了很久。到了河对岸被告知走得太慢,错过夕阳了。

    在县城绕了一个大圈回到旅店,才看到公路旁这一排全都是建成一模一样的农家饭馆:二十米见宽,四层楼,安上个徽派建筑特色的檐角。等吃饭前被蚊子骚扰了很久。晚饭照样很咸,而且是在我们要求要少放盐后。厦门mm到厨房看了一眼后发现女主人下盐的时候是提着盐袋往菜里倒的。莫非这就是江西口味?上了房间不敢开门,生怕蚊子进来。阳台和窗口外面都是农田。躺在床上,听取蛙声一片。萝卜打电话给我,还以为是山里信号不好,都是噪音。睡觉时候总觉得有小飞虫掉到脸上,而且化纤枕头太高了。第二天六点半坐车回镇上,买了9点20回上海的票。两位老人转战三清山,两位上班族去登黄山,厦门的几位赶往景德镇。回上海的车上有很多去杭州打工的农民。我旁边坐着一个农妇特厉害,手腕粗的甘蔗一口就是一截,还很热情地问我要不要吃。车上听司机八卦,婺源到黄山的高速到现在都没修好,是因为资金被挪用了,不然我们也不用花那么长时间了。安徽省交通厅厅长和黄山市交通局局长都被撤了职。走了一段路后看到一收费站上写着“欢迎您再来黄山!”心里纳闷,我去黄山了吗?

    嗯,下次去黄山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