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婺源——高潮

    2007-04-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4978453.html

    闹钟五点一刻开闹,眯上眼又呼呼睡去。又闹了两次后终于爬起来,匆匆打点行装后赶到两位驴友下榻的地方,临走前还叫客栈的阿姨煮了两个鸡蛋给我们在路上吃。今天是我最期待的官坑至理坑徒步行!赶紧把画好的地图揣在口袋里。到了她们那儿发现两人还没梳洗完毕,招呼我们一起吃早餐。每人五块钱,有白粥,咸菜,馒头和鸡蛋。为了保持体力我啃了两个平时不吃的馒头。从小吃鸡蛋多,所以鸡蛋一剥开我就知道是隔夜的。客栈里还有两位台湾老人和几个年轻人。等到临上车的时候才发现一共有12个人坐车去官坑,外加一个想搭便车的孕妇。来接我们的是一辆农用小卡,卡车上堆满了啤酒瓶。司机看我们那么多人,不干了,不是因为怕不安全,而是要加价。我们看到他还运着啤酒瓶,也很不爽,于是双方又磨起嘴皮子来。我们这边有个厉害角色,一北京mm问他你这是要包车还是算人,司机表示拉那么多人就不是这个包车价。好好的时间白白浪费了,这时天已亮了,孕妇早已步行上路。后来也不知谈成怎样,糊里糊涂打发上车。我们同行的四个并排坐在后面的敞篷车卡,北京mm的壮汉男友坐在啤酒瓶上,还上来一个厦门的小郑。卡车喘了两口气,载着十二个人和十二箱啤酒瓶上路了。路况不比江岭好,我死死的抓着车杠不放手。车开了几分钟后突然停下来,司机说客栈打电话来说我们俩没交钱。手机递了过来,一个姐姐接了电话跟他解释了半天我们俩没在那儿住,只吃了早餐而且已经付了十块钱。这令我对庆源那些饭馆的印象又减了一分。我们一致决定不能让司机边开山路边打手机,手机暂时就由我们保管吧。一路上接了好几个电话,北京壮汉说下一次他准备这么接:“喂,我是他秘书,您预约了吗?”

    车子盘山而下,我们有说有笑。能饱览一路风光无限,坐在车尾总算是有收获。山上晨雾迷茫,总觉得我们即将钻入云海里,真正身处雾中却浑然不觉,只有头发上挂着的露珠提醒我们。浓密的树林在云中若隐若现,高空的太阳从雾里透出一圈黄晕,眼睛可以直视而不感到灼亮。大雾把一切棱角都磨去了,留下一片柔美与和谐。车子开到了高山平湖水电站。透过剪影一样的竹林,看到静谧深邃的湖水上笼罩着蒙蒙大雾,大家都看得不敢说话了,也许是不愿意打破这气氛。路上我都没有照相,一来怕不安全,二来能够纯粹赏景,不用担心别的,也是一种享受。很快到达了官坑,没想到下了车司机又开始讨价还价。最后我们不顾他的唠叨,每两个人给了25就赶紧上路了。当地人说一路沿着小河走,沿着青石板上山。7点多,天还没有大亮,小河旁偶尔有洗漱或择菜的人们,除了潺潺的流水和我们的谈话听不到别的声音。两位台湾老夫妇背着大背囊,扛着三角架,走在最前面。有的时候可以从老人身上看到一个地区的发达程度。我就绝对不能想象我们家的老人那么潇洒的出来背包游。村口的景色是走了这么久以来最美的。天时地利,固有的景物加上晨雾阳光的渲染,增色不少。我们逆着水流走,一座名为八十桥的石桥把我们引向上山的石板路。溪流里倒映着空中的朝阳,一级一级的油菜花被山谷包围着。一片白色萝卜花田里有两头牛,一头卧在前面,另一头站在后面的花丛里,都以镇定自若又略带好奇的眼神看着我们。石阶两旁尽是令人分心的花草小虫,比如说草叶间挂着两个完整的蜘蛛网,沾上露珠后晶莹剔透,清晰可辨。石逢里长出鸢尾花,jeep的最爱,当然要蹲下来拍个不停。就这么走走玩玩,前面的人已不见踪影。后来就开始稍微认真地赶路了。在8点左右到达了地图上标的第一个休息点,叫朱尔亭。这时还沾沾自喜,呵呵,走了一公里了。

    谁知道前面的路就开始爬坡了,更糟的是雾已渐渐散去,太阳露出真面目。上了一会儿台阶就开始觉得有点热,后悔当初没带短袖衣。。这时收到前面姐姐的短信,问我们到哪儿了。又上了一段台阶,感到心跳加速。后面跟上来两个砍柴的农民,不一会儿就超过我们。我们正好向他们确认这条是不是去岭脚的路,得到了肯定回答,还提醒我们到了亭子要选左边的岔路。后来我们一路又问了好几个砍柴人,都很朴实友好。看来只有那些对山外的市场经济处于半开化状态的刁民才是最难对付的。此时已艳阳当空。jeep是个白里透红的mm,最怕太阳晒,一晒就乱阵脚。这不,已经开始抱怨,找了个阴凉地方一屁股坐下。我趁着体力还好慢慢的向前爬去,走走停停的等着她。终于过了一个坡,开始走平路,眼前出现第二个亭子。说是亭子,其实是用石头堆成的三面墙小房子。地图上说这个叫下坳亭。等了jeep上来,一起去亭子那儿休息一会儿。里面坐着几个抽烟休息的砍柴农民,再一次向我们阐明要走左边的岔路,待会儿再遇到一个路口时则要走右边的岔路。谢过他们,吃了面包和鸡蛋,继续前进。果然前面十几米又有岔路,地上用红油漆模模糊糊的标着“往虹关、岭脚”。按理说现在应该挺累了,可是我兴致高昂,不让自己松懈下来。一路上许多小瀑布,溪底的石头看得清清楚楚,热了就在溪流里洗洗手。又开始上大坡了,继续使用前面的策略,小步前行,累了就慢慢走,不要坐下。

    到了制高点了,眼前尽是下坡路,高兴得不得了。下起坡来才知道累。收到前面的短信,说要包车去理坑。虽然我还有徒步去理坑的雄心壮志,不过jeep明显累了,不停问我前面还有多少公里,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如何,还是跟他们一起坐车去吧。下坡比上坡要陡,每下一步膝盖感觉承受着重负,而且小腿有点发抖,站不大稳。这时jeep发挥长腿的优势,开始快速下行,完全看不出她之前的疲惫,我的短腿跟着她有点吃力。眼前一片开阔的视野,山坡披着墨绿的树林,没有一点缝隙。一望无垠的农田中有一个小村落,估计就是岭脚了,眼看它在我们的视线中渐渐变大。又看到梯田了,一片萝卜花上有个老农在耕作,烧一捆干草,身影掩映在缕缕青烟中。过了萝卜花接到前面的电话。我说已经看到薄膜田了,等我们十五分钟,没到就先走吧。那边说有一个农民上山来接我们。又有一岔路,左边的青石板上用石头划上“岭脚”。两分钟后迎面走来一个人,是来接我们的。他说石板上的字是他刻的,好让他上山来能碰到我们。转了个弯就看到前面的大部队了。大伙儿明显对我们的速度感到惊诧。台湾的老奶奶还说以你们开始落下的路没40分钟到不了这里。

    没想到迟到了居然还受到一致的表扬,这还是头一回。

    上车前我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走的这条岔路必然要经过这户农家,而且附近也没别的房子,另一条岔路才是通向村里。我怀疑那家人故意在石板上刻字误导游客,好让他们拉到包车的生意。后来果然证明,这个司机来者不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