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婺源——发展部II

    2007-04-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4970866.html

    从晓起村出来,4人准备包一辆面包车去江岭和庆源。讨价还价到150,无论如何砍不下来了。时间要紧,还是赶快上路。网上常看到驴友们评论去江岭的路如何难走,不亲身经历一下还是感受不到的。在颠簸中收到妈妈和Miss ge的短信,东歪西倒的回了。五脏六腑都要抖出来了,估计把人甩来甩去的泰式按摩也不过如此。司机一路狂开,每到一个大转弯四个女生就开始哇哇乱叫。有车迎面开来则卷起滚滚黄沙,需眼明手快赶紧关窗。到了一处景观不错的地方停了下来,发现三脚架有一只脚夹在车门缝,刚才颤抖中护套被硬生生扯断了。梯田一片好风光,和山脚下的小村落一起组成一幅和谐的画卷。可惜油菜花已经开始凋零了。换上了广角镜,照了两张。一个mm用傻瓜数码相机照了一张全景的。现在的傻瓜机真厉害,要想用单反机照全景还得用特别的胶卷。继续上路,没等我坐稳车就开了。我两只手要照顾一个相机,一个镜头,一瓶水和一个三脚架,战战兢兢,不敢乱动。我自言自语的说:“满面尘灰烟火色......”jeep一本正经纠正道“烟土色。”(回家查了,分明是烟火色,横)又过了一个景后两位上班族明显已经审美疲劳了,我和jeep再次要求停车时她们都懒得下来。前面看到的梯田都是往下的,这回是在一个狭长的山谷中往上延伸的,消失在天边。柔和的阳光从山谷后面透出来,一级一级的梯田仿佛引向某个神秘的地方。田里还立着一头牛,优哉游哉的反刍着什么。牛温顺的看着我们,然后朝我们缓缓走来。jeep被吓得大叫,而我被jeep的叫声吓到。

    离开了美丽的江岭,又一路颠到了庆源。我们在一个叫趣园的地方定了房间。这是一座木结构的老房子。房间的天花板很高,窗子嵌着彩色玻璃,框上缠着枯死的藤蔓。脑袋刚够得着窗台,我踮着脚尖往外看,青山白墙渐入视线,恬静安逸。客厅两个流里流气,特拽的青年,问我们从哪里来。我没多想就说上海,他们心领神会的笑了,说了句真不容易啊。后来jeep才跟我说,一般出行不要透露自己的信息,而且全国人民对上海人都没什么好感。好,下回要记得说我是广东的。出去溜达,村里一派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象,而且没什么游客,很惬意。石板路上堆着一轮轮木材,小河上跨着一道道桥。有一条桥比较奇怪,用木材边角料草草搭成,风格就像是河狸搭的水坝。我看那桥不大牢靠,就没上去。没想到此桥还有后话,请留意下回分解:)村后的小山头也种满了油菜花。太阳快下山了,月亮已出现在半空,只有稻草人还静静的立在田里。jeep差点踩到一只迷你青蛙,趁它跳走前赶快拍了一张。玩了一圈后回村吃饭。村里大多数人都姓詹,饭馆招牌都是什么詹记,詹家,詹老师。说是饭馆,其实都是普通农家,没有任何饭店的设备。我们点了水芹菜和一条红鲤鱼,说好是活的,等我再去厨房看的时候发现主人家拿了一条大大的死鱼出来。我们面露愠色,质问他们,那边嬉皮笑脸的敷衍道:“怕你们赶时间,这是上午冰冻的。”我们当然不依,跟着到水池捞了一条活的。等吃饭的时候居然被两个人认了出来,原来是上午缠着我们的摩托车主和面包车司机。于是又开始唠唠叨叨,叫你们包我的车你们又不听什么什么的。真是阴魂不散,甩都甩不掉。结果是饭菜也不好吃,当初发现是死鱼就应该赶紧走人。两位姐姐答应她们去联系车子,明早一起去官坑徒步。

    回到客栈洗了个澡,没到九点就上床了。床铺很舒服,有一米五宽吧,我极少睡到那么大的床。不过熄灯后倒头便睡着了,也没多滚两下享受享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