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莎士比亚书店

    2012-12-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226334071.html

    从前在老公的书架上(那时候还不是老公)有好几本英文小说,上面盖著“莎士比亚书店”的图章。我好奇地问他这书店在哪儿。“巴黎。”这个答案还真令我想不到。“但那是一间专卖英文书的书店。我当交换生的时候常去。”我随口说了一句,那我们一起去巴黎的话得去你的“故地”重游一下。去年年末,浏览纽约时报,看到一则讣告:巴黎莎士比亚书店创始人George Whitman去世,享年98岁。这才想起来,这好像就是跟老公聊起过的书店。后来又得知,它在我看过的电影中出现过不止一次,例如大学时很爱的Before Sunset,男女主角开场重逢的地点就是这间书店,还有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也曾在这里取景,只不过没在我的概念群中串起来。就好像结识了一个人,然后发现你们曾经好几次在相同的时间于相同的地点擦肩而过。

    所以今年仲夏我们去巴黎旅行,第一天就拜访了塞纳河畔的莎士比亚书店。一进去我感觉有点局促,因为里面有很多人,很多很多人。每当在拥挤的环境里我总觉得自己碍手碍脚,总给人添麻烦。当我站在书架前浏览书本,有人从我身边经过或者取被我挡住的书,这种感觉就会愈加强烈。而且我挪到一个地方,似乎就会有人想要取阅那个地方的某本书。进门的右手边摆放关于巴黎的各种书籍,大多介绍这座城市的各种掌故,当然都是用英语写给外国人看的。随手翻开一本,教你怎样穿着成一个地道的巴黎人。再往里走是跟这座城市有渊源之作家的作品,像海明威。虽然没看到特别想要的书,但觉得总该带一本留个纪念,就选了一本杜拉斯的小说。

    莎士比亚书店的门口。貌似有个英国殖民时代的上校穿越了过来。

     

    这无疑是间别致的小书店,里面甚至有卧榻和钢琴。裸露的原木横梁,斑斓的书架,没放书的地方铺满海报、照片和其他上世纪初风格装饰物,非常符合人们对巴黎的想象。左边通道的阶梯上写着“为人文而活”。里面密密麻麻堆满了书,其中不少是旧书。在某些角落我担心抽出一本来会导致整面书墙的崩塌。一个很适合“淘”书的地方。可惜游人太多了。看来它的名声远超我的想象。也许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艳阳高照的旅游旺季也许不是一个读书的季节。游客中大部分像是美国人。我在狭窄的过道中进退两难,耳边传来一大嗓门女声:“哦,上帝啊!我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当一名店员!”听完这句话,我转身跟老公说:“我们结帐走吧。”

    这令人感到有点索然无味。莎士比亚书店的存在,除了为崇尚英美范儿的法国人提供英语读物,我猜主要还是为向往巴黎的文艺气息,却又不通法语的外国人提供一种氛围吧。况且它并不是海明威,乔伊斯,碧奇女士的那个莎士比亚书店,不是那个出版了《尤利西斯》的莎士比亚书店,而仅仅沿用了这个名号罢了。而它作为一个书店本身之所以珍贵,是因为一种怀旧的气质,能让人们静静的缅怀、重温那个纸质的、盛产文学巨匠的时代。可是夺门而入,手持iphone的游客,其中也包括我,却与这种气质格格不入。这是一个悖论。作为一个独立书店,显赫的名声为它的营业额提供了保障,在实体书店一片惨淡的光景中得以存活。但是这种知名度又为其独立书店的功能打了折扣。这是第二个悖论。

    走在梧桐的树荫下,我跟老公说:“当一个地方被一群‘梦想是当一名店员’的文艺青年们占领,我觉得就有点过了。”“没错。”朝圣的人多了,圣地也就变成又一个景点了。

    书店的图章。看来这本书十多年来两度降价,终于被我领走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