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215840160.html

    什么是爱情的器官?有人说是眼睛,所以能一见钟情。又有一种说法是心。心的形状难道不是爱情的通用符号吗?至少也是情人节商品的通用符号。近年来通常被认为不解风月的科学家们跳出来说:不,爱情是闻出来的!所以鼻子当仁不让。

    其实威力最大的爱情器官,是大脑。特别当别的感官无法得到满足时,大脑就会变得异常敏锐,点燃高温高纯度的火焰。予之见不到李维,也闻不到他的气味,因此大脑便加倍努力,将他们相间的那一刻无限延长,就像在接近光速行驶的火箭上,时间膨胀。那个模糊的形象被加工得血肉丰满。予之对爱情的憧憬与想像,一凿一斧修饰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爱人。试问又有什么人可以击败一个梦呢?

    李维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闯入了一个少女的梦。

    可予之毕竟不是一个只会发白日梦的傻姑娘。她决定展开行动。最直接可行的方法就是去找顾伯伯。但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单枪匹马的杀过去,于是只能跟爸妈商量。晚饭时她试探着问:“我们去顾伯伯家坐坐吧。”妈妈有点奇怪:“去干嘛?”予之早想好了应答:“谢谢人家送票。”一边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米饭。爸爸倒很爽快,表示同事间寒暄本来就是应该的。找个时间去坐坐也好。予之心里非常感谢爸爸没刨根问底,不然自己肯定招架不住。她满心欢喜觉得很快,也许是明天,就能联系上李维。可足足等了九天,不见父母有任何行动。她心里急了。爸妈该不会忘了吧?等到第十天,忍不住了,指着农学院的表哥下午送过来的科研产品:新米和土鸡蛋,说:“我给顾伯伯家送一点过去!”

    提着二十斤大米和一打鸡蛋,予之朝着八幢的七楼进发。这大米真太沉了!左右手换了好几次,还在楼梯间歇了歇。分房那会儿,院领导和大教授们都喜欢挑楼层高的单元,丝毫没考虑过有一天自己会变老,老到上下楼都道阻且长。有人提议给楼房加装电梯。可当年的领导们都从职位上退下来了。所谓人一走,茶就凉,有谁会在乎一群老头老太的抱怨呢?大家又想分摊费用,集资安装。可低楼层的住户不答应了:我们用不着。再说了,谁让你们当年选那么高的?享受了那么多年高高在上的日子,爬不动了还想让我们掏钱,没门!于是这栋八十年代末建起的职工宿舍楼便得以保持其原貌:灰色的石米外墙,布满防盗网,九层高,没有电梯。予之的手上勒出了红印。她跟自己说,为了李维,咬咬牙。接着一口气爬了三层。爱情的力量。

    顾伯母热情地将她迎进门。顾伯伯连声道谢说太客气了,还问她音乐会感受如何。将话题导向李维的机会来了!予之努力按捺住自己说到这个名字时的表情神态。她感到自己的脸颊逐渐升温,眼看要烧起来。顾伯母的声音响起:“屋子里太热了!看把你热的。来,喝点冰橙汁。”予之咕噜咕噜灌下去大半杯,终于开口问了第一个问题:李维的钢琴弹了多久?

    她发现不需要自己多问,顾伯伯就把自己所知道的李维的情况全倒了出来。五岁学琴,九岁移民澳大利亚,父母以前都是乐团的,可谓音乐世家云云。予之准备提出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了。她觉得心里有一辆轰隆的火车,蒸汽式的,冒着冲天的灰烟,从广袤的西伯利亚平原飞驰而至,鸣着呼呼的汽笛,要冲出她的胸膛。她作了个深呼吸,豁出去了:“我能和他认识一下吗?”顾伯伯摇着大葵扇,予之觉得去掉黑边方眼镜,他就是弥勒佛。弥勒佛笑眯眯的说:“没问题!有机会我一定介绍你们认识。”

    予之出门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播广告:明天的明天,你还会送我水晶之恋吗?七点档热播常盘贵子和竹也内丰主演的日剧,译成《水晶之恋》。聪明的厂商把自己的果冻,名为水晶之恋的广告,安排在此剧插播。也不知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她总是觉得这句广告词其实特别感伤。然而这只是一缕她自己也没怎么察觉到的愁绪。她带着顾伯伯的承诺,哼着曲儿,两级楼梯一跳,跑下了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