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话II

    2007-12-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iche-logs/13001139.html

    现在威尼斯的人们可有东西好看和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没人记得曾经见过如此出众的一对。两个人都那么高,她是金发,他是黑发,都昂着高傲的头。只有一件事让新娘不满意。她的未婚夫说,近期还得去塞浦路斯一躺,结束一笔重要的生意,回来后才能完婚。全城都像期待节日一样期待这场婚礼。这对情侣尽情的享受这幸福时光,总是形影不离。

    如果说马格丽塔骄傲,脾气坏,对宠坏的贵族小姐没啥稀奇的,那么她的新郎,本性急躁,不顾他人,在那么多年的航海生涯中也并没有变得温和。之前他殷勤的表现得彬彬有礼,现在目标达到了,便愈发任着自己的性子。他完全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不为他人考虑。很奇怪,从一开始他就很讨厌鹦鹉,小狗芬诺和菲利普。一有机会就找茬欺负他们,或者在他们的主人面前中伤。一听到他的脚步声,芬诺就赶紧呜咽着跑开,鹦鹉开始尖叫,拍打着翅膀。侏儒禁闭双唇,执拗的沉默着。说句公道话,马格丽塔即使不为小动物也会为菲利普说话,为他辩护。但是她并不想惹怒她的爱人,不能,也不愿意阻止一些小争执。对于鹦鹉来说,末日很快就来到了。一天巴德萨又欺负他,拿一根长棍戳他。愤怒的鹦鹉扑向巴德萨,用尖利的嘴把他的手指啄出血。结果鹦鹉的脖子被拧断,被扔到屋子后面狭窄阴森的运河里。

    小狗芬诺的下场也不见得好。有一天,巴德萨来拜访他的新娘,芬诺跟往常一样躲在楼梯里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可能是由于遗忘了什么东西在刚朵拉里,巴德萨突然转身沿着楼梯往下走。芬诺吓得大叫,笨拙的蹦了起来。巴德萨差点摔倒,跌跌撞撞的和小狗同时到达地面。惊恐的小狗朝着门口一直跑,几级宽陡的石阶引向运河。芬诺一步踩空,被卷到河水里。侏儒听到小狗的叫声和哭声,赶紧跑过来。巴德萨笑嘻嘻的看着半身不遂的小狗奋力的扑水。这时马格丽塔出现在阳台。“看在上帝的分上,派一只刚朵拉过去吧!”菲利普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快救救他,主人!哦,芬诺,芬诺!” 船夫已经松开刚朵拉,准备驶过去。但是巴德萨笑着命令他不许动。菲利普还想求他的主人,但是马格丽塔已经从阳台上消失,什么也没说。侏儒朝巴德萨跪下来,求他饶了芬诺。巴德萨命令他回去,自己站在石阶上,直到芬诺挣扎着沉下去。

    菲利普躲在顶楼的角落里,用手支撑着硕大的脑袋,盯着前方。仆人们来叫他下去,他一声不吭。到了晚上一直坐着。马格丽塔亲自提着灯笼登上顶楼,在他前方站着,盯着他瞧了一会儿。“你干吗不起来?”他不说话。“你干吗不起来?”侏儒看着她,轻轻的说“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小狗?” “那可不是我干的。”马格丽塔辩称。“你们明明可以救他的,却偏偏让他沉下去!哦我亲爱的芬诺!”马格丽塔这时生气了,命令他起来,去睡觉。他沉默的跟着她,整整三天跟死人一样,茶饭不思,诸事不顾。

    这段日子,马格丽塔开始感到极度不安。关于未婚夫的各种传言飘到她的耳朵里。据说巴德萨在旅行中是位花花公子,在塞浦路斯和别的地方有众多的情人。马格丽塔内心充满疑惑和恐惧,对未婚夫即将远行不断的叹息。最终她忍不住了,向巴德萨诉说了她的听闻和顾虑。巴德萨笑道“你所听到的传闻,尽管有一些是谎言,不过大部分是真的。爱情就像波浪,把我们举起来,带着我们前进,是我们所无法阻挡的。可是我知道,对于我的新娘,这幢宏伟宫殿的女儿,我付有怎样的责任。你别担心。我在各地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也曾经爱过她们中的某些人。但是你是不一样的。”他的力量和果敢散发着某种魅力,使她安下心来,微笑的抚摸着他的手。可是当他一离去,她的恐惧便又回来了。这位无比高傲的女孩被爱情的烦恼和嫉妒所折磨着,在她的丝绸被褥下不得半夜安眠。在困扰中她来找菲利普。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小狗悲剧的死,又像往常一样坐在阳台上。有一次马格丽塔问他在沉思什么,他说“上帝保佑这座宫殿。不久我就要离开它了,或生或死。”“为什么?”“鸟儿走了,小狗走了,侏儒还留着做什么?”马格丽塔不许他说这样的话。让他别想那些事,对他跟以前一样亲信有加。当她向菲利普抱怨的时候,菲利普反而帮巴德萨说话,没有人感觉到他对巴德萨有记恨。菲利普和主人的友谊又进了一步。

    一个夏天的夜晚,马格丽塔和菲利普坐上刚朵拉,在河上漫游。“给我讲个故事!”侏儒歪着大脑袋,开始讲故事。“那时我的父亲还住在拜占廷。我还没出生。他是一个医生和谋士,还熟悉魔法。由于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受到了别人的中伤诽谤,在拜占廷过得很不开心,于是产生了回家的念头。然而他决定再等一个月。因为星象显示,这个月他将有好运降临。他等啊等,一个月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收拾好包裹,准备离开。在最后一天的夜晚,他散步来到海边。星光撒在平静的海面上。他突然听到附近有一声重重的叹息。他环顾四方,没有看到任何人。他觉得这对他的启程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叹息声又一次响起,而且越来越响。他喊到‘是谁?’他立刻听到海面上滚起波浪。他往前走去,在星光中看到一个明亮的身影。他以为是一个沉船的生还者,赶紧过去帮忙。没想到眼前是一个美丽修长又白皙的美人鱼,半个身体露出海面,对他说‘你就是那个希腊魔法师,对吗?’‘对,就是我。您有何贵干?’美人鱼美丽的眼睛凝视着他,哀伤的求他为自己配制一种爱情药,好让她毫无结果的单相思能够如愿以偿。我的父亲马上决定帮助她。但他也问到自己有什么报偿。美人鱼保证给他一串珍珠项链,长到足以让比她高八倍的人戴上。父亲立刻赶回家,配制好药水,拿到海滩。他们约好第二天夜晚同一地点再见。父亲回家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倒并不是他对自己的药水没信心,而是在想美人鱼会不会守信用。第二天他如约来到海边。不久美人鱼就出现了。当看到自己的药水造成什么后果,我的父亲是多么震惊!当美人鱼微笑着靠近,将珍珠项链放在父亲右侧的时候,他看到美人鱼怀里躺着一个美少年的尸体。从衣服上能看出他是个希腊水手。他的脸惨白,头发漂在波浪中。美人鱼温柔的搂着他,轻轻的摇。父亲不禁大叫起来,后悔不迭。美人鱼和她的爱人瞬时沉到海底,沙滩上躺着那串项链。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了。父亲把项链带回家,把珍珠解出来分别卖掉,用换来的前买了回家的船票。心想所有的不幸都过去了。然而由于那些钱沾满了少年的血,一路上厄运不断,遭遇了风暴和海盗,父亲在两年后才作为一个乞丐回到了家。“

    马格丽塔专心的听着,良久后才如梦初醒。船夫掉头,刚朵拉如一只黑色的鸟,驶向市中心。那天夜里马格丽塔根本睡不着。听了爱情药的故事,就像侏儒预料的一样,她暗下决心也要找到爱情药水,将爱人的心牢牢栓住。第二天,马格丽塔开始旁敲侧击的向菲利普打听怎样能弄到爱情药。菲利普装作不了解主人的心意,直到马格丽塔不得不明说,他有没有办法弄到药水。菲利普表示自己的父亲曾经教过自己怎么配制药水。马格丽塔欣喜若狂。”只是我不知道你拿这药水有什么用。你不是已经得到爱人的心了吗?“马格丽塔可不管那么多,命令侏儒马上着手配制爱情药。

    两天后药水配好了,装在蓝色的小瓶子里。巴德萨就快要启程了。他建议跟马格丽塔秘密乘刚朵拉到河上漫游。马格丽塔带上菲利普。情侣站在船头耳鬓厮磨,菲利普坐在后面,一点都不关心。他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他的脸是那么丑,反映不出他的半点思绪。他想起自己淹死的小狗芬诺,想起被掐死的鹦鹉。一切生物,总是不断的衰老。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能预见,得知任何事情,除了死亡。他回忆起自己的父亲,故乡,和他的一生,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他笑了,看着自己的丝绸衣服。当他静静的坐着微笑的时候,他一直等待的一刻来临了。”菲利普,酒和杯子在哪儿?“巴德萨渴了。菲利普打开小蓝瓶,往杯里倒了一些,再斟满红酒,递过去。巴德萨将杯子凑近嘴边,忽然多了个心眼。”等等,我可不信任你。在我喝之前你先试试。“菲利普答到“这酒没问题,我不习惯喝酒。” 巴德萨说“我命令你喝。不然我可半滴不沾。” 菲利普微笑着说“别担心”,一边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巴德萨看着他,然后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完。

    天气炎热,情侣走到船篷的阴凉处。但是菲利普坐在刚朵拉的地板上不动。他用手擦拭着宽大的额头,双唇禁闭。他知道,自己在一小时内将不在人世。爱情药水其实是毒药。在死亡门前,他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回头看着这座城市,想起自己不久前的思绪。他沉默的盯着水面,思考着自己的一生。那是单调而可怜的一生,一个以小丑为业的智者,一个蹩脚的弄臣。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不规律,额头开始渗汗的时候,他苦笑一声。

    没人注意到他的苦笑。船夫半睡半醒的站着。巴德萨突然倒下,美丽的马格丽塔惊慌失措。未婚夫已经在她怀中死去,变得冰凉。她一声惨叫,冲了出来,刚朵拉的地板上躺着她的侏儒,身着夺目的丝绸衣裳,已离开人世。

    这就是菲利普为死去小狗报的仇。刚朵拉载着两具尸体回程,震惊了整个威尼斯城。 马格丽塔疯了,不过还活了一些时日。她总是坐在阳台的栏杆上,对着每只驶过的刚朵拉喊,“救救他!快救救那只狗!救救小芬诺!” 不过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没有人搭理她。

    (eiche 翻译和删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童话I 2007-12-31

    评论

  • 有段时间没来看看,点击的瞬间我就在想一定错过了不少精彩内容的第一时间,然后发现,——果然
    新年好啊~也许问候说得太晚,但是祝福会伴你永远的,天天开心,事事顺利!
  • 说来惭愧,一直没到你这来逛。。
    沉静典雅的风格,很好
    祝新年快乐,一切顺利啊~~
  • Let me know when you visit Boston next time. :)